經典案例

匯都律師提供法律顧問律師和在線律師咨詢,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專業北京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與9個國家130多家律師事務所建立合作關系,北京律師事務所排名前十,十佳顧問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律師全稱北京匯都律師事務所

首頁>>經典案例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20-04-01

買方誤認為是唐代、宋代藏品,130萬元買一堆廢銅爛鐵。買方認為存在重大誤解,應撤銷買賣合同;賣方則一口咬定“買賣全憑眼力,真假各安天命”,古董交易是否也要遵守誠實信用,法律能否約束這樣的交易?

如果雙方明確將物品的年代、材質及藝術品味、風格等內容作為合同內容,真假與否實質影響著合同的訂立,那么合同約定將約束雙方。賣方如明知其假而以交易的形式設局騙錢的仍可構成詐騙犯罪。


  五星logo新.png

130萬元買下四件“寶貝”

陳大偉是南京一名“骨灰級”文物收藏愛好者。2010年10月,經朋友介紹,陳大偉和西安的魯芳結識,他聽說魯芳手上有三尊明代鎏金銅佛像后,立即產生濃厚興趣。

2011年1月初,陳大偉來到古城西安,約好后,徑直來到魯芳的家中觀賞古玩。

在魯芳家里,他得知魯芳的丈夫曾是一位古玩愛好者,從事古玩研究幾十年。2008年,其夫突發心臟病撒手人寰,留下了一大堆古董給了妻子。在魯芳家中,他還邂逅了一個叫薛亞東的男子。薛也是一個古玩愛好者,是魯芳丈夫的徒弟,早年跟隨魯芳丈夫研究、收藏古董。

丈夫去世后,魯芳為了生計,將丈夫生前收藏的部分古玩對外出售。

魯芳拿出了“鎮宅之寶”給陳大偉欣賞。陳大偉看了三尊鎏金銅佛像(即西方三圣銅佛像)后,還看到了一尊一米高的碧玉千手觀音佛像。魯芳介紹說,西方三圣銅佛像、碧玉千手觀音佛像都是丈夫10多年前通過民間交易所得,丈夫生前一直愛不釋手。前段時間,有一個藏友出價130萬元購買,因為是丈夫生前十分鐘情的遺物,自己當時沒有舍得出手。

薛亞東向陳大偉介紹說,這些佛像都是好寶貝,碧玉千手觀音佛像是唐代的,三尊鎏金銅佛像是產于明代的藏品。

身為古玩發燒友,陳大偉看到這幾件“寶貝”,立即產生“把它買回去”的想法。經過討價還價,最終以130萬元成交。

然而,陳大偉身上只帶了10萬元錢。見此,薛亞東勸他先別買了:“還是等帶足錢了一樣一樣買吧。”然而,此時的陳大偉卻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一心要把這幾件寶貝一起買下。他請求薛亞東幫其欠債作個擔保,并請薛亞東替他寫了一張欠款金額為120萬元的欠條,他在欠款人落款處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后,將兩樣古董運回了南京。

欠條上注明了“從魯芳處購買碧玉千手觀音70萬元、西方三圣銅佛像60萬元,余款120萬元定于半年內,即在2011年7月5日前付清。”

古董有假,拒付欠款上法庭

“寶貝”運回后,陳大偉邀請不少藏友前來鑒賞。

然而,他并沒有收到意料中的贊賞聲音,相反許多藏友看后支支吾吾、躲躲閃閃。后來,在他的再三詢問下,藏友們才說出了真心話:“這些古董不像是真品。”

陳大偉一聽,心涼了半截,他請來些收藏名家、鑒寶專家前來鑒別,專家的結論令他大跌眼鏡——那尊所謂的“唐代碧玉千手觀音”既非碧玉也非唐代,而是近代的仿品;另三尊西方三圣銅佛像也是近代的產品。

陳大偉頓時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之后的120萬欠款,魯芳多次催要,但他拒絕支付。

2011年11月,因遲遲不能收到欠款,魯芳一紙訴狀將陳大偉告上了南京市白下區法院,要求其立即償還欠款,并承擔訴訟費。

2011年12月15日,南京市白下區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陳大偉辯稱:“原告賣給我的都是假古董,我當然不能付款。況且薛亞東當時也作了擔保,原告也應該追究擔保人的責任。”

魯芳拿出陳大偉打的欠條說:“我在家認東西,出門認條子。欠條上的欠款人落款處是你的簽名,因此我只向你要錢,只追究你的欠債責任。”

而陳大偉則認為這樣的欠條并不具有法律效力:“整個欠條只有落款處的簽名是我所寫,其他都是由薛亞東代寫的,薛是魯芳丈夫生前認下的徒弟。在整個買賣過程中,薛都是以一個專家的口氣向我介紹這些古董,正是在他的錯誤誘導下,我才買下這些佛像。”

陳大偉的代理律師認為,欠條上并沒有薛亞東作為擔保人的簽字,原告也在法庭上說明放棄對擔保人的責任追究。這些巧合放在一起太過蹊蹺,有可能是原告與薛亞東的相互勾結,引誘陳大偉上當。

然而,當審理法官問他有何證據證明自己的抗辯理由時,陳大偉和代理律師面面相覷,無法拿出證據。

不過,陳大偉的代理律師話題一轉,拋出了原被告雙方買賣合同無效的觀點。他認為,如果魯芳出售的是文物,而且是珍貴文物,那么,根據《文物保護法》規定,文物收藏單位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購買文物,只能通過從文物商店購買、從經營文物拍賣的拍賣企業購買的方式取得。原告魯芳與陳大偉私下買賣文物,其合同違反了國家法律禁止性規定,因而無效;如果魯芳出售的是贗品古董,與所介紹的不一樣,那就構成欺詐,被告有權解除合同。

賣方“咬定”行規,買方認為違法

庭后,根據陳大偉申請,法院依法委托北京一家古玩字畫鑒定中心,對四尊佛像的制作年代及碧玉千手觀音佛像的材質進行鑒定。今年3月,鑒定結論出來:三尊西方三圣銅佛像發現有現代銅焊等工藝,做舊明顯,是現代仿品;碧玉千手觀音佛像并非玉石,主要材質是大理石,也是現代仿品。

今年5月,法院第二次開庭審理此案。陳大偉當庭提起反訴。他認為交易存在重大誤解,要求法院撤銷買賣合同,相互返還佛像和錢款。

而魯芳認為,“買賣全憑眼力,真假各安天命”乃古玩交易行規。陳大偉有著20年收藏經驗,交易由大家當面驗貨成交,不存在誤解。她還稱:“購買時是陳大偉自己驗看實物,碧玉千手觀音佛像也是他當場看中的,我從未向其介紹過、也未承諾四件佛像是唐代、明代。”魯芳堅持對方不存在重大誤解,不同意撤銷合同,要求陳大偉繼續支付120萬欠款。

陳大偉的代理律師質疑收藏界是否真有這條行規。他認為,就算有,這一行規也不能成為法院判決此案的依據。因為,行業慣例不應該超出合同法的框架。根據合同法的精神,民事合同應當符合誠實信用原則。而“買賣全憑眼力,真假各安天命”的古玩交易行規明顯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違背了公序良德,與現代法治精神格格不入,不應當受到法律保護。

就這樣,雙方就應依行規還是法規定案,爭論不休,誰也不肯讓步,且均拒絕調解,法官沒有當庭宣判。

一審判決,雙方“各打五十板”

2012年9月25日,記者從南京市白下區法院獲悉,法院經過審慎研究、討論后,對此案作出了一審判決。

法院認為,本案雙方爭議的焦點在于被告是否存在重大誤解。對于三尊西方三圣銅佛像,交易過程中,薛亞東曾做過產自明代的介紹,但魯芳一直不承認說過這些話,且欠條上也未注明西方三圣銅佛像系明代產品。對此,依照古玩交易行規,交易風險應由陳大偉自行承擔。據此,法院認為陳大偉反訴該項存在重大誤解的訴請不成立。

而對于碧玉千手觀音佛像的爭議,法院認為,魯芳與陳大偉訂立的買賣合同雖系雙方自愿,但交易過程中,魯芳的表述以及欠條上均注明是“碧玉千手觀音”,而且指出材質是碧玉,導致買家陳大偉產生錯誤認知。鑒于大理石和碧玉價格差異很大,法院認為雙方在訂立合同時對碧玉千手觀音佛像的材質存在重大誤解,這項重大誤解成立。陳大偉反訴請求撤銷該項合同,應予準許。

最后,法院判決撤銷對碧玉千手觀音佛像的買賣合同,而三尊西方三圣銅佛像合同有效。判決陳大偉于判決生效10日內支付魯芳購買西方三圣銅佛像尾款50萬,同時將所謂的“碧玉千手觀音佛像”返還對方。

行規有合理性,也應受一定限制

一審的判決在網民中引發了熱烈討論,一些網民認為,法院的判決是“各打五十大板”,系是非不分的“和稀泥”糊涂判決,既破壞了行規,又褻瀆了法律法規。

南京大學、南京師范大學的多名法學專家對判決做了積極評價。他們認為法院的判決既尊重了古玩交易行規,又遵照了現代法律法規。

有網民認為,既然鑒定結論證明魯芳出售的三尊西方三圣銅佛像是現代仿品,那么按照市場價值,是值不了幾個錢的,而法院依行規仍然判決陳大偉花60萬元將這些“廢銅爛鐵”買下,既違背了合同法的公平原則,也違背了誠實守信原則。

  交易習慣是合同糾紛中判斷誤解是否重大的重要參考。文物、古董、字畫、藝術品及寶石等屬于特殊商品,歷史形成并傳襲至今的民間交易規則為:物品的年代、材質、工藝等并非合同可以明確的內容,主要由買賣雙方通過對實物查看進行判斷,無法達至絕對保真,雙方按自愿買賣、當場驗貨、錢貨兩清、不得反悔的原則成交。


因此,買賣雙方對該類物品的年代、材質及藝術品味、風格等產生一定程度的誤判,不屬于重大誤解,但雙方明確將上述內容作為合同內容,并對合同訂立產生實質影響的除外。


此外,賣方明知其假而以交易的形式設局騙錢的仍可構成詐騙犯罪。

上一篇:保住1700畝土地,免除350萬罰款--為匯都律所呂中旭點贊

下一篇:古董糾紛案例

閱讀排行

榮譽
涉外刑事如何聘請律師
古董糾紛案例
古董糾紛,古玩糾紛,古董鑒定糾紛
分享按鈕 乐体育